_Ai🦍Hey_

Winston世界第一。

特异点:失忆静默学园
时间:AD1999

昔日魔王穿着明显违反校规的皮靴拎着由于武器禁止而托黑桐搞来的金属球棒暴揍妖精【何?

“妖你妈啦!好打是好打,不要爆浆啊。你以为衣服脏了都是谁去洗啊!”礼园女学园拆迁办新晋直属生徒如是说。

反正我只想看信长穿礼园校服!结果一不小心搞成了谜之活动剧情
根本不会有这种活动的【完 全 确 信

走廊自爆不可避【你快闭嘴吧

我心中的梦中情切【不是】啊…我心中的压切是一个既忠心耿耿又毫不退让的人。原则问题不能留余地,不能做就是不能做,非要我做麻烦主人也请付出代价。但同时他也是有些不懂得表达心意的人,毕竟有些事情语言是无法说清的。事情办好了自己也开心的话会向主人邀功,办的不合心意会不说话闹别扭。总之或许是一个正直坚定,感性稍大于理性,在某些方面有一点笨拙的可爱的人。

超字数啦!!!

但是其实很难说,DMM打一开始就没有设定的非常细致,只有大概感觉和具体萌点属性,其他的全靠个人脑补。因此每个人脑内的他都是不一样的,仅仅是我所想的带有浓厚主观色彩的他,不构成任何参考价值

搞了个质问箱在评论

欢迎唠嗑……反正不会有人理我哈哈哈哈哈😂

DPS在旁边感受到了生活巨大的压力

礼园女学园拆迁办新晋直属学生【大雾

选时钟塔还是选礼园?
当然是礼园【那可是橙子的母校啊是两仪也上过的学校啊!
我生是礼园人死是礼园鬼
实名制感谢三无送我的小裙子和小鞋子 流下感激的热泪
这是爱的穿模!

片段·é£Žé›ª

她总是面带笑容。

她总是充满活力。

她总是,不,永远都在仰着头,面向太阳向奔跑。

她曾经带着他费劲巴拉的爬占星塔,只是为了带他看一看冰天雪地里的晴空万里。

“快看啊,压切!看看这个天空!”

她兴奋的跑到围栏边,呵出的白雾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她转向他,伸出手,向他展示这片湛蓝。

“看一看吧!这炫目耀眼的阳光!你看呀!”

压切长谷部不去看天空,眼睛只注视着织田信长。他看着她雀跃的身影,心中泛出一股酸涩。光照到她的皮肤上,映出一片辉光。这样的她仿佛马上就回与飘扬的风雪融在一起,从他眼前消散,无影无踪。

他已有这样的直觉。

织田信长见他默不作声,也只是停下了脚步,对着他微笑。压切发觉信长一贯的开朗笑容此时也带上了一些苦涩。她走近他,压切识趣的弯下腰,好让她能捧上他的脸颊。她呼出的热气落在他的嘴唇上,“来都来了,不看看这美景吗?”

他无言的搂着她的腰将她贴近自己,龙女的手腕攀上了精灵的脖子。

“可我只想看着你。织田信长。”

他呢喃着话语,织田信长笑了一下,用冰凉的嘴唇触碰彼此。

之后是一片寂静,只有风的呜咽。

信长的艾欧泽雅旅行相册中的一小部分